也不怕把他的尾巴宠上天去了
2019-07-06 12:4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个孩子就这样打掉了。手术时我疼得几乎要休克,做完手术,李海龙带我去街边的小餐馆,点了一锅汽锅乌鸡给我补身体。吃饭的时候他捧着我的手哭了,对不起啊老婆,让你受这样的苦,我没用,没钱,连个儿子都保不住。

李海龙根本就没把我的发火当真,他抽过扫帚一甩,一下扑过来就把我一抱,下巴上的胡子在我颈里一顿乱蹭,这明明是我家,你是我老婆唦。老婆,我好想你啊。

一直以来,我的心中只有李海龙一个,我也以为,他会像年轻时承诺的那样爱我一辈子,结果呢?一气之下,我和李海龙大吵一架。他骂我神经过敏,无事生非,还恶狠狠地说,像你这样又恶,又会吵架,又不相信人,我们还在一起做什么?我也发火了,离!谁不离谁是孙子!

我没让汉桥送我,他去汉正街看日用品和窗帘,我就去了武广挑衣服。可我在武广里转了两圈就回了家。我心里记挂着家里的那个人前夫李海龙这几天天天睡在我家,死赖着不肯走。儿子看爸爸回来了,高兴得又蹦又跳,晚上做作业非要爸爸辅导,睡觉也拉着他的手不放。我又气又怕,气他不肯走,又怕汉桥来家里看到了。

恋爱时爱得那么死去活来的,怎么一结了婚,就完全变了个人?李海龙在家里懒得抽筋,什么家务事都不做,孩子也不管。公婆有时都看不过眼,帮我说他两句,一说,他的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,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老子就是这个样子了,又不是第一天见到的,有板眼就莫结婚!

公婆粗声大气,家务活也做不好,菜炒得不好吃,连个白衬衣也洗不干净。往往我还要把他们洗过的衣服再拿出来重洗,地板又要重擦。李海龙叫我不要太挑剔,但是没办法,我有洁癖,见不得家里有乱的脏的。有时候实在忍不住要说两句,公婆自然也不高兴。但弄得不愉快他们也不肯走,说我不心疼李海龙,非想把他们请走了再找保姆乱花钱。

越想越伤感,一阵火起,我抽起扫帚就打,滚,滚远点!这是我家,你少在这里献殷勤。

我爱的那个李海龙又回来了。我们初恋时,他也是喜欢凑在我的颈子里乱蹭,我怕痒,每次他一这样亲我,我就笑得浑身发软。过去的回忆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我忘记了汉桥,海龙在我耳边轻声说,老婆,我们复婚吧。我不能没有你,也不能没有儿子。

从那以后,李海龙念念不忘要赚钱。工作之余,他去做推销,做保险。我到了法定婚龄他也不肯结婚,说非要给我买套房子再谈这事。当然,我家里人也觉得他、他家的环境都一般。我们恋爱好几年,他没进过我家家门,我父母也一直不断地在给我相亲。一直拖到26岁,我实在等不下去了,李海龙也调入了商场管理部门,算是中层干部了,他才正式上了门。

十七岁时我职高毕业,应聘到商场站柜台,李海龙那时是隔壁灯具柜的柜长,客人少的时候,我们就隔着柜台聊天,有时候站得吃不消,我说上厕所,他也会帮我顶顶班。年轻人下了班喜欢一起玩,玩着玩着我们就玩到一起了。

婚后我们和公婆分开住。虽然我对他们在我们结婚时一直在房子上刁难我们有不满,但终归是没有住在一起,也就没有所谓的恩怨摩擦。没想到,随着我的肚子越来越大,公婆一商量,竟然不经过我们同意就搬进了我家。说起来好听,是公婆来侍候我生孩子,但真正的原因是李海龙的弟弟当时也结婚了准备生孩子,弟媳娘家人要过来照顾他们,所以两老就干脆把房子都腾给弟弟一家,自己跑到我们家来了。

3月初,我和汉桥决定4月30号那天去拿证,正好那天也是我的生日,汉桥说他是双喜临门。我表面上是在笑,可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三年前我发现李海龙有外遇了。蛛丝马迹太多。我公婆比我还早知道。那女的也狠,李海龙不接她电话,她就把电话打到家里来,那天我是听见婆婆在电话里骂她狐狸精,我才确定了这个事实。

上有老,下有小,我觉得我成了风箱里的老鼠,两头都受气。在吵吵闹闹中,我们的婚姻也走过了近十年的岁月。

和公婆闹心,非常完美,和李海龙天天吵,我感觉婚姻实在是太可怕。

儿子生下来了,活泼可爱,我妈说想来帮我们带,一听说公婆也想带她就不肯来了。结果呢,坐个月子,天天是我给孩子换尿布喂奶,婆婆手都没伸一下。李海龙每天都有应酬 ,喝得醉醺醺的回来,我不得不把他赶进了书房。

我妈不高兴,他妈也不高兴。我妈嫌他混得不好,家庭负担重,他妈嫌我还是个小营业员,嫌我家家境一般,不肯出钱买房。两家心存芥蒂,我们的事又拖了一年。这次我又怀孕了,李海龙家才不得不出钱在青年路买了房子,我们才结了婚。

回到家已五点多了,李海龙果真在家。他手上有家门钥匙。我心里暗想,过两天就去换把锁的。再一看,他在厨房里淘米洗菜,扎着个围裙,还真有点家庭煮夫的样子。我站在门口看着这个陌生的他,心想,男人就是这样贱,想当初结婚十年,他什么时候进过厨房?他除了为那个女人做过饭以外,连家里的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的。

那时,没钱的爱情也浪漫。我们最喜欢去武汉关,听听武汉关的大钟,吹吹江风,一走就走到集稼嘴,几个小时都不觉得累。我们不去食堂吃饭,他喜欢吃我做的菜,我就天天给他带。头碰头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,吃得不晓得几香。每天回家第一件事,就是把第二天要给他带的菜准备出来。洗啊切啊干得可欢,我妈看不过眼,说我太宠他,站了一天,自己脚都还肿着呢,也不怕把他的尾巴宠上天去了。

我跟他恋爱那么些年,堕胎就堕了四次。我真怕结不成婚又要再去堕胎,一直悬着心,结婚的那天我激动得哭了起来,我妈说,跟这样的人家结婚你还哭成这样,有这幸福?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吧。

李海龙答应我,休完产假后上班帮我调到内勤岗,内勤岗工资少点,但不用天天站柜台。但他说话不算话,休完了产假我重新上班,仍然天天倒班,一站八小时。李海龙的解释是,不愿意别人说他以权谋私。为这,我一直耿耿于怀。又看不惯他天天喝酒打牌深更半夜才回,见不得我擦得雪白的地他吐一地的狼藉,又为这些事情吵。

我们好了半年,有天我突然觉得身体不适,去医院一检查,怀孕了!那时我才十八岁,傻傻的什么都不懂。李海龙为难地说,还是不要了吧,年纪太轻了,我们怎么当爸妈啊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shht.cn特彩吧高手网进入论坛,正版四不像资料中心,400500好彩堂玄机,四不像图片期期必中版权所有